主页 > 观点 >

王丛虎:公共资源交易性质定位与发展以及交易平台的定位与功能

时间: 2021-11-30 10:44 来源: 平台经济学沙龙
分享

国人民大学教授王丛虎从公共资源交易性质与定位、交易平台性质与管理等问题发表演讲,阐述了对于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前沿问题的思考。

1
公共资源交易性质定位与发展
公共资源交易作为中国特色的公共资源治理的市场化工具,承载着重要的使命,担负着重要传播公共价值的职责。具体说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公共资源交易是中国高标准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性质上看,市场体系分为公共交易和私人交易两个大市场。在中国高标准市场体系中,公共资源交易市场显然占据重要位置。作为高标准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公共资源交易正呈现出以平台化为依托,数字化、智能化、规范化(标准化、法治化)为目标的发展趋势,也显示了公共资源交易市场高标准发展,并且变得越来越活跃。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没有公共资源交易市场,就没有我国高质量、高标准的市场体系。
第二,公共资源交易是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内容。一个国家的基本经济制度应该包括所有制、分配制度、资源配置方式等内容。公共资源交易显然属于资源配置方式的范畴,而且在基本经济制度体系中具有基础性、决定性地位。从实践上看,我国公共资源交易总量已经占据了整个国家交易量的33.3%,这也进一步说明了其所处的重要地位。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没有公共资源交易的改革就没有完整意义上的基本经济制度体系。
第三,公共资源交易是中国行政改革的重要标尺。我国公共资源交易的实质就是将让公共部门的买和卖通过市场竞争方式的来实现,彻底改变传统的计划配置的行政方式。这既是政府治理工具的转变,也涉及行政体制、政府职能的转变。当下,我国正从行政审批到“放管服”的深度改革方向进展,其重要目的就是实现政府职能转变,把应该回归市场的交给市场。而公共资源交易作为市场化工具,正是实现“放管服”改革有利抓手;除此之外,我国正在经历从行政信息公开到数据公开的变革,其目的就是要构建一个更加公开透明的政府。而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所承载的重要职能就是要确保公共资源交易程序和信息的公开透明,属于公共部门或政府部门公开透明的重要内容。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没有公共资源交易改革也就谈不上真正意义上的行政改革。
第四,公共资源交易属于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重要内容,也是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关键标志。我国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的整合变革带动一系列制度的变迁与创新,属于制度体系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公共资源交易本质上就是治理工具的现代化,也是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范畴。中国公共资源平台交易整合与发展目前从场所到系统技术的整合与融合真正形成。从有形场所的整合到无形平台的整合,从分散技术平台到一体化系统的整合与融合;从业务类别的整合到业务范围的不断拓展;从政策整合到法律统一,从标准化到规范化、法治化的发展,等等无不显示了治理能力的不断提升,同时也是治理现代化的重要体现。
2
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的定位与功能
第一,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服务属于公共服务的范畴从理论上讲,政务服务应该是由法律授权政府部门独立提供,而公共服务则是可以有不同性质主体来提供,为保证公共价值的实现,公共服务应该政府来安排,其他主体生产,即提供主体的多元化。公共资源交易平台作为提供交易服务的场所不同政府的行政审批权的行使,也不同于基于政府职能的权力行使,应该属于公共服务范畴。为此, 国家发展改革委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服务行为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中规定“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作为公共资源交易平台主要运行服务机构,应当切实履行交易平台服务职责”。应该看到,中国公共资源交易公共服务提供者可以是多元化的,既可以由政府主导来提供,也宜适度引入竞争让政府以外的主体来提供。
第二,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提供的交易系统服务具有市场竞争性。一般而言,公共资源交易服务包括交易系统服务、公共信息服务、交易监督服务,也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交易系统、信息发布系统、监督系统的“一平台三系统”。市场竞争的前提是提供的服务具有利益或者能够盈利,显然监督系统是一个行政权力的行使过程不具有盈利性质;提供交易的公共信息服务是政府部门的信息公开的职责所在,不具有经济价值和竞争性。而只有交易系统具有竞争性,就如道路通行一样,使用者可以选择走收费的高速公路,也可以选择走免费的普通公路。所以,从这个意义看,交易系统可以采取“用者付费”原则由政府安排和提供;也可以由政府安排,其他主体来提供。这样,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的交易系统服务就具有竞争性,可以有不同性质的主体来提供。为此, 国家发展改革委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服务行为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中规定“可由地方统筹考虑市场竞争状况、财政补助、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等因素,按照非营利原则,对收费进行管理;平台应当以清单方式向社会公示自身服务和接入的第三方服务涉及的所有收费项目、收费标准及法规政策依据;收取系统使用费(系统服务费)的,原则上由招标人及其代理机构等交易发起方承担,不得因实行法定的电子交易流程向投标人(供应商)强制收取费用或者不合理地增加潜在投标人(供应商)参与交易的难度”。但是,我们也应该注意到,之前的系统使用收费一般是向成交人或中标人收费,如何实现转变,如何做到非营利目的等还需要认真调研和制定具体配套措施。
第三,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的服务应该由平台举办者负责。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只是一个系统或场所,并不具有组织职能。所以,平台或者场所的内部管理应该由举办者负责,也就是“谁提供服务、谁就应该确保服务的合法性和高质量”。为此,国家发展改革委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服务行为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中规定的交易中心不仅要提供高效率高质量平台服务,还要建立健全平台内部(或交易场所(有形和无形))管理制度。
第四,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的举办者应该有一定的管理权。不管是各级政府设立的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还是其他性质交易平台的举办者,都应该保证提供合法和有效的交易服务;而从理论上看,这些合法有效服务的提供离不开一定的管理权行使。交易平台的举办者不一定要有行政执法权、行政强制权、行政审批权,但必须要有一定的场内管理、紧急处置等权力。这不仅是组织得以合理存在的基础,也是确保其提供服务质量的保证。为此,国家发展改革委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服务行为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中规定交易平台举办者应该“发现不良交易行为应当立即记录并可以采取告知、劝阻、市场内部曝光等管理措施,发现违规违法行为应当保存证据并及时报告有关行政监督部门处理,有关行政监督部门应当及时向平台反馈处理情况”。当然,这个“见证服务”也可以理解为组织的“内部管理权”。

责任编辑:孙巧凤 投稿:ggcgtv@126.com


热门推荐

最新发布

热点视频